• 首席律师
姓 名:刘汝军律师
手 机:15951881392
电 话:17798551078
邮 箱:liurujunlawyer@163.com
地 址:南京市广州路188号苏宁环球大厦1301室
     刘汝军律师,副主任、合伙人,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。专注公司法律事务、医疗纠纷、刑事辩护十余... [详细]
  • 律师日程
  • 文苑集锦
  • 麻醉医疗纠纷
腹股沟斜疝手术中误吸肺部感染死亡,麻醉管控措施不当
来源:南京律师网   发表时间: 2019-8-8
    2018年5月4日患者方XX因腹股沟包块突出至江苏省某三甲医院处急诊,查腹部CT示:左下腹局部肠管及腹腔内容物疝入左侧阴囊,近端肠管未见明显梗阻征象,考虑左侧腹股沟疝。急诊遂拟“左侧嵌顿疝”收入院。入院诊断:1、左侧腹股沟斜疝伴嵌顿;2、高血压病;3、糖尿病;4、心脏搭桥术后。
    2018年5月5日00:10分在全麻下行:左侧腹股沟嵌顿疝修补术+腹腔镜探查术,于5日01:50分结束。
病历记载:术后肺部氧合情况差,遂转入ICU,予通气补液,抗感染,控制血压,血糖,营养支持治疗。术后复查胸片:两肺多发斑片影,肺水肿?感染?考虑为误吸导致的炎症反应。予利耐唑胺+头孢唑肟钠抗感染;患者BNP高,加用左西孟旦治疗;血常规测定:白细胞1.87×10^9/L↓、淋巴细胞计数0.24×10^9/L↓、单核细胞计数0.05×10^9/L↓、中性粒细胞计数1.58×10^9/L↓、血小板106×10^9/L↓、平均血小板体积10.50fl,考虑炎症感染所致,考虑患者术中有误吸导致ARDS、机械通气条件高。为改善呼吸状况,尽早脱机,5月7日行纤维支气管镜肺泡灌洗+吸痰术。右肺有较多灰白浓痰左肺也有较多粘稠脓性分泌物,不易吸出,分别以5-10ml生理盐水灌洗并吸净后,送痰培养。后患者一直发热,血常规测定:白细胞3.66×10^9/L、中性粒细胞计数2.96×10^9/L、中性粒细胞百分比80.80%↑、降钙素原检测7.76ng/mL,真菌培养、鉴定+药敏5种组套(灌洗液):白假丝酵母菌、考虑感染控制欠佳,予调整抗生素为“亚胺培南”、“利奈唑胺”、“伏立康唑”,并加用“波立维”抗凝治疗,患者肺部氧合情况欠佳,氧合指数小于100,爱予俯卧位通气改善氧合,后氧合情况有所改善,但患者一直发热,体温最高达40度,5月10日再次纤维支气管镜吸痰+肺泡灌洗,考虑患者气管插管时间长,且短时间内无法撤机,5月15日局麻下行经皮锥形扩张气管切开术,血常规:白细胞5、88×10^9/L、淋巴细胞计数0.48×10^9/L↓、血小板65×10^9/L↓,且患者一直高热,痰培养、尿培养培养出全耐药鲍曼不动杆菌,调整为替加环素+伏立康唑+可乐必妥+舒普深,但患者体温未下降,5月17日上午起出现血压下降,乳酸上升,考虑存在感染性休克,血气分析提示严重性代谢性酸中毒,予去甲肾上腺素维持血压,小苏打纠酸处理,但患者循环极不稳定,呼吸机高参数运行,尿量偏少,至15:16患者出现心率减慢,约51次左右,心电监护提示:室性心率,立即予胸外心脏按压,肾上腺素间断推注,抢救至15:25患者心电监护提示室颤,立即予单相波直流电360J电除颤一次,且未中断胸外心脏按压,后患者短暂恢复自主心律,至15:35患者再次出现心率下降至82次/分,血压测不出,继续胸外心脏按压,至15:45患者仍旧血压测不出,未恢复窦性心律,继续胸外心脏按压,肾上腺素间断推注,抢救至16:28,患者仍无自主心律,无自主呼吸,血压没不出,瞳孔散大固定,心电图呈一直线,宣布临床死亡。
    患者家属认为医院诊疗措施不当,麻醉过程中导致患者误吸,引起感染性休克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。
    遂委托刘汝军律师向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医疗损害赔偿诉讼。
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】 【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