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席律师
姓 名:刘汝军律师
手 机:15951881392
电 话:17798551078
邮 箱:liurujunlawyer@163.com
地 址:南京市广州路188号苏宁环球大厦1301室
     刘汝军律师,副主任、合伙人,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。专注公司法律事务、医疗纠纷、刑事辩护十余... [详细]
  • 律师日程
  • 文苑集锦
  • 肿瘤医疗纠纷
李某结直肠癌术后肠漏漏诊导致死亡,家属起诉三家医院
来源:南京律师网   发表时间: 2018-8-4
Ⅰ.【诊疗经过】
    患者李某于2017年2月中旬至泗阳康达医院就诊,行电子肠镜,诊断意见:直结肠癌;结肠息肉。病理诊断:1、(乙状结肠)绒毛管状腺瘤,局灶腺上皮低级别上皮内瘤变。2、(乙状结肠、直肠)中分化腺癌。
    2017年2月27日患者入住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,入院诊断:直肠癌、乙状结肠结肠腺瘤、糖尿病。肠镜活检病理诊断:(距肛门10cm-20cm结肠)粘膜慢性炎症,腺上皮高级别上皮内瘤变,灶性区癌变。2017年3月7日全麻下行腹腔镜探查+乙状结肠双腔造口术,于3月12日出院。
    2017年3月13日至9月6日期间,患者南京某三甲医院处化疗,共7次。
    2017年11月1日患者又至南京某三甲医院处住院治疗,11月2日CT示:直肠癌姑息术后化疗后复查,较前比较:直肠病灶较前稍明显,请结合肠镜。瘤旁及骶前肿大淋巴结较前稍饱满余基本同前。于11月13日在全麻下行直肠癌根治性切除术,11月17日出院。
    患者因感下腹部坠胀不适于11月23日至泗阳康达医院就诊,查体:左下腹见造瘘口,周围稍发红,肛门部有液体流出。入院后予以左氧氟沙星、替硝唑、头孢派酮舒巴坦抗感染治疗,患者仍感肛门部疼痛不适,复查血常规,白细胞及中性粒细胞仍然较高,考虑远端直肠残端瘘。于11月29日出院。
    12月1日患者再次至南京某三甲医院处就诊,门诊诊断肠梗阻。入院予抗感染、引流治疗,效果不佳,继发坏死性筋膜炎。12月11日CT示:直肠癌术后化疗后复查,较2017年11月2日CT比较:1、肛周、会阴部、阴囊蜂窝组织炎;因闭孔内肌前部、直肠吻合口旁气体较明显,考虑吻合口瘘,另直肠术区含气液体是否为积脓,请结合临床相关检查;2、右侧盆壁、右侧腹股沟新见多发稍肿大淋巴结,请随访;3、腹盆部、腰骶部皮下组织肿胀;4、肠梗阻,请结合临床;5双肺新见炎症,两侧胸腔新见少量积液,余所见情况同前大致相似。于12月19日转南京某三甲医院2进一步治疗,入院后给予抗感染、抗休克治疗,根据盆底分泌物培养为大肠埃希菌、尿培养为屎肠球菌,采用亚胺培南西司他啶+万古霉素+阿米卡星抗感染治疗,12月21日胃肠道CT增强扫描提示肠瘘,具体部位不明确,并于12月22日出现肛周切口处出现暗红色液体,考虑消化道出血,12月24日转被告二处抢救并继续治疗。出院诊断:1、盆腔感染、盆底蜂窝组织炎、sepsis、感染性休克、阴囊皮肤坏死、肛周脓肿切口引流术后、肠瘘;2、肺部感染、ARDS(中度)、呼吸衰竭、胸腔积液;3、直肠癌根治术后、肠梗阻、腹腔积液、急性胃肠功能损伤;4、急性肝功能损伤、消化道出血;5、MODS; 6、电解质紊乱、高钠血症;7、Ⅱ型糖尿病;8、脑梗塞。
    部队某三甲医院急诊诊断:肠瘘、腹盆腔感染、蜂窝织炎、肺部感染、胸腔积液、直肠癌肿瘤切除术后,予以抑酸、抑酶、止疼、补液、抗感染等治疗。
    12月25日部队某三甲医院处办理入院手续,患者全身感染严重,给予双套管冲洗引流,患者感染情况依旧未见明显改善。考虑腹腔内存在引流不畅的感染灶。会阴部大片感染及坏死,给予清创并冲洗引流,造影明确患者末段小肠瘘。
    于2018年1月9日行“剖腹探查,腹腔粘连松解,小肠肠瘘肠段切除、末端回肠造口,盆腔坏死性筋膜炎清创,创面纱布填塞止血,腹腔双套管冲洗引流术”。
    术后出现感染性休克症状,根据当地风俗,患者于1月13日办理出院手续,当日死亡。
    患者家属委托刘汝军律师向玄武区人民法院提起医疗损害责任诉讼,要求三家医院承担赔偿责任。
Ⅱ.【过错分析】
    一、南京某三甲医院存在以下诊疗过错行为:
    1.医方在直肠癌根治术前,肿瘤缩小降期的评估缺乏,手术指征是否明确无相关讨论。
    2.手术吻合不充分、不严密,造成患者肠瘘,医方对患者隐瞒肠瘘病情,要求患者早早出院,延误了治疗。因肠瘘造成患者腹腔内继发严重感染,病情加重。
    3.医方没有充分考虑患者的生活质量。
二、南京某三甲医院2存在以下诊疗过错行为:
    没有及时发现患者肠漏病情,延误治疗。
三、部队某三甲医院存在以下诊疗过错行为:
    1、剖腹探查手术的缺乏必要性及欠缺对患者生活质量的考量,感染没有得到有效控制。
    2、存在过度医疗,造成患者及家属经济负担。
Ⅲ. 【医方责任】
    患方认为医方采取治疗措施不当,不仅造成患者在治疗过程中极度痛苦,也对患者的生存期及生活质量存在消极影响,还造成了巨额的经济负担。
医方的医疗过错诊疗行为让患者蒙受身体与经济两方面损害后果,原因力为主要因素以上,医方应承担赔偿法律责任。
Ⅳ.【法院裁判】
    本案已经过法院质证审理,选定鉴定机构,通过医疗损害鉴定确定医方的过错。
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】 【打印